1. <i id="mnn3x"></i>
        <i id="mnn3x"><nav id="mnn3x"><legend id="mnn3x"></legend></nav></i><s id="mnn3x"></s>
            <s id="mnn3x"><nav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nav></s>
          1. <s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s>

            <nav id="mnn3x"></nav>
            棉花糖小说网 > 两界化妆师 > 第十九章 刘大伯

            第十九章 刘大伯

              “叮,监测到有一名客户逃单,宿主是否选择使用自主剥离卡。”

              杉泽海考虑到卡片的珍贵,和系统睚眦必报的尿性,于是索性没有选择使用这个道具。

              “宿主选择放弃使用道具,现本系统随机从舒满江处剥离一件物品(非实物),系统剥离中。。。。。叮,剥离成功,从舒满江处剥离的物品为名声。”

              杉泽海很期待后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一般系统的操作完之后都是有着很强烈的因果关系作为导火索去实现的,因此不能立竿见影的等到想要的结果。

              今天的湘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也再一次的降低了些许,但是雨天也阻挡不了这个不夜城的热情,市中心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只是相较之前的欢乐多了些对阴雨天的埋怨,年轻人大多数都很讨厌雨吧。

              杉泽海将椅子搬到了店门口,端着早上还没喝完的咖啡,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看着那人来人往的街道。宛如神明在俯视着茫茫众生。

              一只湿漉漉纯黑色毛发的异瞳小野猫从巷口径直的走到了杉泽海的门口,和他对视了两秒后很安静的蜷缩在了杉泽海的脚旁。

              杉泽海的同情心也瞬间泛滥了起来,又或许是自己太孤单了。将小猫抱起后带回了自己的店中自己休息的小屋内,拿着囤积的新毛巾为小猫洗了一个热水澡。

              小猫很乖,在洗澡的时候也没有去反抗,安安静静的待着,也不挣扎也不闹。

              杉泽海将它身上的水痕擦干后,拿着吹风机用最小的风力轻轻的帮它吹干毛发。

              “看你那么孤单,我也挺孤单的,咱俩做个伴吧,放心有我一口饭吃,也少不了你的饿不着。”

              小猫像是听懂了杉泽海的话语一般喵的叫了一声。

              杉泽海拍了拍它的头。

              “要乖一点,店内的东西都挺贵的别打坏了。”

              因为这个雨夜像是两个孤独的灵魂被绑定在了一起,猫是最有灵性的动物,其中以黑猫为最,这一人一猫也可以说得上是和这个这个店铺很好的融合了,杉泽海给它取名也很简单明了就叫做小黑,从此之后杉泽海便开始一人一猫的铲屎官生活了。曾经他在大学期间也想过要养一只猫但是由于学院里的规矩加上他的课业也很忙碌,最终这个计划也就一直搁浅到了现在。

              在收拾完小黑后,店铺的门也被推开了。

              是一个穿着雨衣的老大爷,小黑在看见老大爷的瞬间开始躁动不安,蜷缩在角落里开始嘶叫着。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和敌意。

              “对不起啊小伙子,把您的猫吓到了,大半夜的外面漆黑的老头子我看见这亮着灯,想找个落脚的地就贸然进来了。碍事的话老头子我在外面坐会就行了。”老人有些不敢抬头看杉泽海。

              杉泽海上前抱住了小猫,安抚了起来,微笑的看着老人说道:

              “老伯,不碍事的您进来坐,我帮您擦擦雨水。”

              “那多不好意思啊,会把您这弄脏的。”

              “没事没事您坐吧,一会收拾就行了。”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啊。”

              杉泽海将小猫放进了里屋,后再次认真的清洗了自己的手换了一件工作服后才来到老人的身边,老人看上去很慈祥,在脱下了满是泥渍雨衣后才坐到了杉泽海的化妆椅上。

              杉泽海看见老伯的面容之后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个老伯不是别人正是今早还给他塞了几个鸡蛋的刘大伯。

              刘大伯此时也才看清楚杉泽海的脸,于是很开心的问候道:

              “小杉是你呀,这么晚还不休息啊,大伯也是误打误撞居然走到你的店里来了。没想到小杉在这开店啊,确实有出息了,但是年轻人啊还是别太拼命了,听你大伯我的早点去休息,大伯我啊这就走了。”

              刘大伯起身便要离开,杉泽海此时是多么希望刘大伯能够从自己的店铺中离开啊,这样至少证明他还活着,可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在晚上活人更本就不会进入这个巷子,哪怕进入了看见他的店也是一片漆黑人去楼空的景象,在晚上营业的时间内人们也会逐渐的淡化杉泽海存在过的痕迹。

              鬼魂只要踏入了他的店铺就不可能再出去了,除非极其特殊的情况哪怕杉泽海敞开大门,他们也迈不出去半步,除非杉泽海他这个店主死了,但是这也只是一个假设,毕竟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实现。

              杉泽海将刘大伯挽留在了座位上,没有让刘大伯做这个已经知道结局的事情了,他这里就好像是开在人世间的酆都,一旦踏入便再也无法回头了。

              杉泽海帮助刘大伯擦去了脸上的雨水,整理了一番他早已湿透的裤脚。

              “大伯这大晚上的,还在等您儿子嘛?”

              “是的嘞,他说要回家,我就想着出门迎迎,摔了一跤弄了一身泥,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你这里来了。”

              杉泽海有些心酸,刘大伯的儿子是一个缉毒警察,早在十多年前的一次禁毒任务中牺牲了,从那天起刘大伯的精神就有些不太正常了,时常晚上会去街上溜达等他的儿子,见到人和他打招呼他就说在等儿子回来,问他们有没有见到他的儿子。

              街坊领居也善良遇到了都会告诉他,说他儿子给他们说了今晚不回来了,让刘大伯别等了。之后相熟的领居还会把他送回家去。

              杉泽海细心的发现刘大伯的后脑勺上有一处很明显的淤青,这大概是因为刘大伯今天雨天出去的时候脚底踩空了导致他就这样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是一个很苦命的人早年离异一个人拉扯一个儿子长大的,家里也没有可以陪他的人,或许时常出去溜达也能够帮他消解一个人的苦闷吧,但是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意外会在什么时候来临。

              刘大伯聊到自己的儿子满脸的都是自豪,警察是一个很光荣的职业,缉毒警察又是这个职业里危险程度最高的事情。

              “小杉啊,你刘哥别的不说,他真的是我老刘家的骄傲,虽然我平常总爱骂他,有时候还打他,但是他真的很争气啊。”

              大伯从刘志又讲到了杉泽海:

              “看你那时候还不到大伯的肩,现在都长得那么高了。”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4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