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mnn3x"></i>
        <i id="mnn3x"><nav id="mnn3x"><legend id="mnn3x"></legend></nav></i><s id="mnn3x"></s>
            <s id="mnn3x"><nav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nav></s>
          1. <s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s>

            <nav id="mnn3x"></nav>
            棉花糖小说网 > 娇妻训夫指南 > 第118章孤星现世

            第118章孤星现世

              夜已经很深,野兽的嚎叫仍未停歇,火把即将燃尽,而黎明尚未到来。

              深处恐惧之中的人们尚未知晓何时才能等来援手。

              即使他用尽全力也只能暂时保全众人的性命,半个时辰后火把将全部熄灭,到那时他们将再无还手之力。

              已经有人开始崩溃,哭喊着不该来。

              老虎似乎能够闻到恐惧的味道,缓慢地在他们身边踱步,极有耐心地等待着他们放弃抵抗。

              四只火把固守在四个角落,老虎暂时没有围上来,但血腥味吸引来的不只是老虎。

              幽深的绿色瞳孔在黑暗中闪着光,虎视眈眈地看着这群不自量力的闯入者,他们也想分一杯羹。

              程疏晏心中十分忐忑,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密林中的哪个角落,手中的刀对上老虎并没有太大的胜算。

              月色始终昏暗,不足以支撑他们穿过无边的丛林去寻找出路。

              一只火把寿终正寝,老虎得意地冲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离它最近的人。

              现在只剩下五个人了。

              程疏晏把自己手中的火把交出去,让他们分做两列站在自己身边,握紧手中的刀决定和老虎一决死战。

              他从未习武,却将手中的刀握得很紧,深呼吸后踏出第一步。

              老虎歪着头警惕地看着这个大胆的人,冲他呲牙咧嘴时嘴里的血腥气理直气壮地诉说着它刚刚吃了几个人。

              身后的家丁害怕得两股战战,彼此交换着恐惧的眼神,艰难地咽着口水,谁都不敢像他说得那样上前。

              汗湿了刀却不能放松,他紧紧地盯着老虎,试图找到一击即中的方法。

              月亮恰巧在这一刻发出明亮的光,似乎连云都在帮忙,林中传来狼的呼啸声,老虎听见声音回头的瞬间他拔地而起从侧面划过老虎的身侧。

              剧烈的刺痛让老虎暴起,张牙舞爪地冲向他,厚实的虎爪重重地拍在他身上。

              程疏晏被拍得头晕眼花,咬着牙爬起来的瞬间就被冲到跟前的巨大兽头吓得连连后退。

              身后的家丁哆哆嗦嗦地彼此拉扯着后退了好几步,让他陷入黑暗之中。

              在这里可是老虎的天下,它嘶吼着逼近,想要舔舐自己的伤口却不能够。

              疼痛使它变得暴戾,嚎叫着接近不速之客,将怒火发泄到他身上。

              慌乱之中爬起来的程疏晏不忘将滑落身侧的刀捡起来,做出了单手背在身后,反手将单刀横在身前的奇怪姿势。

              不只是身后的家丁,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然而此时来不及思考,他匆匆握紧刀就被暴冲的老虎再次掀翻。

              只是这一次他做好了别的准备,蹲下身子的瞬间将刀竖起,左手握住刀柄,右手抵住刀背,用力向上一抬刀尖碰到阻碍,再一用力刀尖就刺了进去,顺着柔软的皮肉深深地扎进腹部。

              血水和内脏将他从头到尾浇得透彻,整个人血淋淋地活像个刚从炼狱爬出来的饿鬼。

              倒在地上的老虎并没有死透,大口地喘着粗气,拳头大得眼睛死死地盯着将自己开膛破肚的人似乎十分不甘心会在这时死去。

              他提着刀走到前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上一刻还十分威风的老虎,将刀尖顺着脑袋和脖子中间的缝隙扎了进去,这一次就连近在咫尺的攻击都不能抵抗的老虎终于渐渐没了气息。

              失去了神彩的眼睛里还涌动着对命运不公的愤怒,然而当眼神渐渐呆滞,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一直躲在不远处的家丁此时见他终于虎口逃生不但没有敬畏,反而生出极为强烈的恐惧。

              他出生时就被断定是天生孤星,只要和他沾边的人都将丧命。

              这些年的风平浪静让所有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命师的随口胡诌。

              然而经过这一夜,恐怕不会有人再心存侥幸。

              一个从未习武的人单枪匹马面对一只这么大的老虎,不仅全身而退还能一刀毙命,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匆忙赶来的林乔松带着大队人马搜救,然而还没等他们进山却看见了令人魂飞魄散的一幕。

              四个家丁抬着血肉模糊的老虎脚步蹒跚地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惨白得让人害怕。

              在他们身后的人像是在血水里洗了个澡一样,从上到下都是血,其中还混合着老虎肚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吃下去还没有消化的食物残渣。

              这个人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刀像是长在他手上一样,根本拔不下来。

              “你没事吧?”林乔松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虽然这一次不是他计划的,可终究是因他才出了这些事,他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对不起。

              程疏晏缓缓转头看他,眼中波澜不惊,一点都没有刚刚和老虎搏斗过的兴奋或者恐惧。他身上甚至看不见一点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只是站在那里,像是从后花园里摘了一朵花那样随意。

              “可惜把皮划破了,不然能做一块毯子。”

              林乔松担心他被吓坏了,却听见他十分平静地看着自己说。“你让我重新认识你了。”

              他明明说得很平淡,可林乔松却整个人都僵住了。“你什么意思。”

              “原本我以为你只是玩世不恭,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歹毒的心肠。这块皮送给你,给你娘做个垫子吧,不然岂不是辛苦她特意唱这出戏了。”

              “你少把她扯进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程疏晏冷冷一笑“今天我命大活着回来了,要是我死在这里你觉得你还能得偿所愿吗?”

              “我说了这件事不是我计划的!”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程疏晏满身疲惫,不愿与他争辩,往边上走了一步,与他擦肩而过。

              林乔松深吸一口气遏制住想要打人的冲动,往前追了两步。“这一次是我对不起你,我会负责的。”

              “不用你负责,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巨大的虎尸抬到林家门前扔下,所有人都知道今晚两家结下了梁子,更知道那个天生的孤星在今晚显灵了。

              与此同时,王府也得到了消息,魏展迟担忧地看着一夜未睡的妻子,轻声劝慰。“你也别太担心了,说不定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他如果只是被人说命犯孤星其实没什么,可他要是真的是这样的杀神,我是绝对不会让如意嫁给他的。”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4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