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mnn3x"></i>
        <i id="mnn3x"><nav id="mnn3x"><legend id="mnn3x"></legend></nav></i><s id="mnn3x"></s>
            <s id="mnn3x"><nav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nav></s>
          1. <s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s>

            <nav id="mnn3x"></nav>
            棉花糖小说网 > 东京文豪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新人作家的讲座

            第两百八十二章 新人作家的讲座

              听到远山修一的说法,秋原悠人困惑住了。

              在刚刚的讲座时,明明所有人都表现地很认真。而理论这一块,远山修一之前也表示没问题。

              这样的讲座,会有什么问题呢?

              远山修一想了想,便解释道:“你不觉得学生们的注意力,都太过于刻意了吗?”

              他继续说道:“所有人都是专心致志地听讲与鼓掌,看起来很认真,但你有没有发现,似乎并没有人对你演讲的内容感兴趣。

              到了最后的提问环节,也没几个提问的人,甚至问的问题也与你的主题并不特别相关。”

              秋原悠人没想到会这么说,于是停下了脚步,转而深思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可能是理论部分太难了?”

              远山修一点点头,郑重地说道:“秋原,我明白你想在这场讲座上向那帮人证明自己,那你要想好,大学讲座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绝大多数的听众能够接受啊!”

              秋原悠人听到这个说法,陷入了迟疑。

              他发现自己,可能确实有些过于功利了!

              为了能够证明自己的学识,特意去弄一些高深的理论试图说服别人,却忘了讲座现场的大多数人,明明只是尚对于文学初感兴趣的大学学生。

              这样的做法,真的对吗?

              一瞬间,诸多情绪涌入了他的心头。

              在沉默了良久后,他叹了一口气,并向远山修一鞠了一躬,“谢谢您的指教。”

              这时他做好了决定,要在回去后特别修改自己的讲座稿件!

              而远山修一看着他的举动,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秋原悠人拒绝了远山修一再次去喝酒的邀请,当晚直接搭乘新干线返回了东京的家中。

              在回到家后,他再次拿出纸笔。

              在反复删减和修改后,他终于在讲座的前一天,整理了一篇让自己满意的稿件。

              ……

              8月3日,也就是讲座的当天,秋原悠人如约来到了东京大学。

              在与作为负责人的管野拓郎联系后,他被带到了东大的大礼堂。

              看着台下人头攒动,他一时有些吃惊。

              “人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在他原本收到的邀请函上,写的只是文学部的讲座,所以他还以为是和之间京都大学那次一样,安排在一个大教室或小礼堂。

              但现在看起来,来到现场的至少有数千人。

              管野拓郎客气地说道:“因为报名人数太多,所以安排在了这里。除了文学部的学生外,还有一些其他部系的学生。”

              “总之请秋原老师您不吝赐教,可以适当深入的讲一些内容。”

              虽然他心里对秋原悠人不待见,但后者毕竟是他老师所看重的人,因此脸面功夫还是得做到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惊讶于秋原悠人的影响力,居然能把一个部系的讲座扩大到全校范围的讲座。

              出于一种别样的心里,他还是特意挖了个坑,在“深入”这个词上加重了一下语气词。

              但秋原悠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点头回应了下,便走上了讲台。

              他朝下面一看,发现前两排坐了很多传统文学界人士,包括吉川雄一郎、秋山笑子以及其他一些认不出来的老作家。

              按照年龄来看,可能平均得去到他的三、四倍以上,这让他略感压力。

              “大家好”,秋原悠人深吸一口气,然后朝台下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我是秋原悠人,高中学历,同时也是一名新人作家。”

              “今天场上的诸位同学都比我学历高,所以我讲错的一些地方,请不要过多在意。”

              听到秋原悠人的话,无论是坐在前两排的业内人士,还是坐在后面密密麻麻的同学都有些惊讶。

              霓虹的讲座,向来讲究严肃和克制,极少会用这么一种风趣的说法去讲,而且秋原悠人居然还自爆了自己的短处。

              所以很多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不过在听到“新人作家”这个词后,不少人在内心嗤之以鼻。

              销量高达数百万册都还算是新人作家,那别的作家还怎么活啊!

              简单客套后,秋原悠人进入了正题,说道:“作为一名新人作家,我这次不打算讲什么高深的文学理论,这些我希望同学们能自己在课堂学习。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了解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文学的本质是什么?”

              他拿起黑色粗水笔,在一块搬来的白色讲解板上写上大大的“文学的本质”五个字。

              没办法,这年代没有ppt,只能将就着这么写。

              不过他不知道,在他说自己不打算讲高深的文学理论时,个别别有用心的人,露出了懊恼的表情。

              很多学生在看到秋原悠人写的内容后,纷纷抬起了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他们中的有的是文学部的学生,有的是其他系的。

              但不可避免的是,他们对于文学的了解只限于诸多作品,很少思考过文学本身是什么。

              秋原悠人继续说道:“在很多教科书上,认为文学是作家创作的,以语言文字为工具,比较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家心灵世界的艺术,包括诗歌、散文、、剧本、寓言、童话等体裁。”

              “但在我又有个问题,文学真的只是被作家所垄断的吗?”

              台下诸人听到这个说法,纷纷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如果作家写的不是文学,那岂不是谁写的东西都算是文学吗?

              “或者我换一个说法,作家的定义又该是什么呢?”秋原悠人再次问道。

              一部分人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秋原悠人又说:“在很多人来看,作家是要以文化创作为业,以写作为主的文学创作工作者,但除了他们外,其他人写的东西,就称不上是文学吗?比如说记者的新闻,就算不上吗%”

              秋原悠人的这套说法,其实也有一些历史性。

              在前世的时候,就有人指出新闻记者的内容,也应该属于文学,并且是非虚构文学。

              但这个观点,在学界一直有非常大的争议。直到他穿越前,还有不少人在争论。

              但秋原悠人认为,既然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并能引起社会注意,那么以现实为基础的新闻稿,自然可以算的上文学的一种。

              不过秋原悠人今天抛出这一点,并不是为了卖弄学识,只是为了提升众人对于文学的兴趣。

              他环顾了众人一眼,又提出了一个看似“自相矛盾”的问题。

              “是先有文学,还是先有作家呢?”

              听到这个问题,无论是在听的老作家们,还是学生们,都感到深深的疑惑……

              szwydw/book/71/71198/392433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zwydw。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4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