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mnn3x"></i>
        <i id="mnn3x"><nav id="mnn3x"><legend id="mnn3x"></legend></nav></i><s id="mnn3x"></s>
            <s id="mnn3x"><nav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nav></s>
          1. <s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s>

            <nav id="mnn3x"></nav>
            棉花糖小说网 > 猎妖高校 > 第三十六章 三只小猪

            第三十六章 三只小猪

              郑清去交作业前,这个角落只有他与辛、萧笑三人。

              当他回来时,萧笑桌前又多了一道身影——宥罪猎队的主猎手,新一届‘雷哲’的弟弟,红脸膛的男巫,张季信同学。

              他今晚没有穿长袍,而是穿着一件簇新的暗红色龙皮夹克,夹克上缀满了亮晶晶的铜扣、铜环,肘后还有一绺仿佛鬣蜥背鳍般的流苏。下身是一条颜色相仿的猎裤,法书装在小牛皮的书套里,挂在腰间皮带上。皮带周围还挂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细长瓶子,里面装着颜色各异的魔药。脚上蹬了一双赫尔墨斯系列的魔法靴子,鞋后帮那双小小的、时不时煽动的翅膀是这个系列的靴子最著名的特征。

              很显然,这个暑假张季信过的不错。

              听到郑清的招呼,红脸膛男巫转过身,一反平素大大咧咧的模样,表情严肃的点点头:“晚上好,队长!”

              然后他从腰带上摘下一块黄铜外壳的怀表,看了看时间,煞有介事的补充道:“嗯,我七点零三分进的教室。”

              郑清嘴巴微张,呆呆的看了红脸膛男巫一眼,然后缓缓转动脖子,看向辛胖子与萧笑。萧笑没什么反应,倒是胖子张开嘴,无声的比划了‘骚包’两个字的口型。

              年轻的公费生险些喷笑。

              他抬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面孔,缓了口气,才重新抬头看向张季信:“唔,晚上好,晚上好……作业交了吗?”

              “早就交了。”张季信继续一脸严肃:“我哥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交作业是学生的本分,所以我早早就让家里白鹤衔了作业交给唐顿了。”

              “你家还有白鹤?”

              “不在布吉岛,在老宅,那边院子里湖够大,能养的住。”

              “哇,”郑清发出不知所谓的感慨,脑筋飞快的转动着,思索着说点什么才能让场面显得不那么尴尬:“……这件夹克真漂亮,很合你的气质。”

              张季信眼神一亮,伸手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脸上的严肃弱了几分:“对吧,我也觉得……这是我哥给我买的……他的继任通知书到的那天,全家都高兴坏了,他一口气砸坏了三只小猪给我们买礼物。”

              “三只……小猪?”

              “哦,是马丁-托儿公司开发的一种存钱罐儿。”

              红脸膛男巫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它们长得跟小猪差不多,喜欢四处乱跑。总能在你注意不到的地方嗅到你忘记的硬币,然后把它们吃进肚子里……吃饱后它们喜欢躲在巫师找不到的角落。当然,如果你愿意时不时‘投喂’它们,它们会把窝安在距离你很近的地方。被我哥砸碎的那三只小猪就住在他床底下。”

              “这算是一种强制储蓄手段。”萧笑很感兴趣的扶了扶眼镜,补充道:“自从巫师联合银行发布‘巫师百年负债变化白皮书’后,联盟就很注意普通巫师的负债情况,马丁公司开发这个产品拿了不少补助呢。”

              虽然聊天的气氛变得好了许多,但郑清总感觉画面在朝某些奇怪的方向转移。他的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连连点着头,时不时夸张的哇一下。

              直到几个人都闭了嘴,郑清终于抓住这个空当儿,把话题扯回他关心的事情上了:“对了,忘了恭喜你哥哥成了这一届的‘雷哲’……”

              辛胖子倏然抬起头,打断郑清的恭喜,看向张季信,急不可耐的问道:“所以,你去‘意志’的办公室看过了吗?他们会议室里真的有一颗龙头吗?”

              郑清转头,对着胖子怒目而视。

              胖子转着手中的羽毛笔,假装没有看到公费生愤怒的眼神儿。

              “确实有。”

              谈及这个话题,张季信立刻忘记他哥哥的存钱罐儿,酱红色的脸膛似乎冒起一层红光,显得分外精神:“……那是一条唐古拉冰螭的头骨,摸上去跟冰块似的。据说是某一届的雷哲在校猎会上的战利品,没有发卖,一直摆在会议室里。”

              哇!

              围观者们发出啧啧称叹。

              这一次,郑清的称赞是真心实意的,他一时想象不到摸起来像冰块的龙颅骨是什么模样,它的眼眶会不会冒白色雾气。

              赞叹声稍一停歇,郑清立刻开口,径直问道:“你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三叉剑跟校工委在忙些什么事?上午步行街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迟去了那么久!”

              这个问题转折稍微有点大。

              但这个问题同时也是萧笑与辛胖子关心的。

              上午离开步行街后,三人讨论了许久都没有答案。此刻遇到有‘特别消息渠道’的张季信,自然不会放过他。

              张季信反应了几秒钟,才纳闷道:“上午步行街出事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郑清耐着性子,将步行街上的事故——包括那位光头黑巫师头上刺青的特征、以及他的目标是d&k的鼠人店员等等——细细讲了一遍。

              听完郑清的描述,红脸膛男巫皱着眉,原本稍稍缓和的表情再次严肃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这两天都跟我哥在一起,倒是北区巫师那边有点麻烦,但没有三叉剑或校工委的人找他,不过……”

              听到‘不过’两个字,郑清立刻竖起耳朵,但许久没有下文。抬头看时,张季信一脸为难,似乎在纠结要不要说。

              啪!

              辛胖子一巴掌拍在张季信肩膀上,嚷嚷起来:“能说就说,不能说就别说,憋出一脸为难给谁看呢!早就想说你了,一晚上别别扭扭……你哥当了雷哲,跟你有什么关系!”

              一席话稍显刺耳,郑清还担心两人闹起别扭,但张季信反而干笑两声,脸膛虽然更红了,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真了许多。

              “是我哥让我说话做事注意点,不要给他惹麻烦。”

              他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赔笑两声:“我也不想,但惹出麻烦后他会揍我……你们不知道,黑狱那件事后,我爷爷揍了我爸一顿,我爸揍了大哥,大哥揍了二哥,二哥揍了三哥,三哥揍了四哥……四哥刚刚当上雷哲,气性最大……然后他把我揍了一顿,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szwydw/book/7/7984/392433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zwydw。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4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