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mnn3x"></i>
        <i id="mnn3x"><nav id="mnn3x"><legend id="mnn3x"></legend></nav></i><s id="mnn3x"></s>
            <s id="mnn3x"><nav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nav></s>
          1. <s id="mnn3x"><track id="mnn3x"></track></s>

            <nav id="mnn3x"></nav>
            棉花糖小说网 > 宋北云 > 66、4月24日 晴 还应说着远行人

            66、4月24日 晴 还应说着远行人

              “废物!看着人进去还能让他给跑咯?”

              金家少爷一拍扶手:“你是怎么办事的?”

              “少爷……我哪知那小子如此滑溜,再说那有凤来仪也不是我这等身份想查就查的啊,若真的硬来,怕不是最后还是得给少爷惹了麻烦。”

              金家少爷气呼呼的坐在那,有凤来仪这个青楼跟其他的楼还有些不一样,虽然不知它身后的大老板是谁,但坊间倒是一直有传闻这有凤来仪阁是皇家产业,所以不管多大牌的纨绔在那边都规规矩矩的,金家虽然富甲一方,可到底也是不敢造次。

              “杨五那边也没个消息?”

              “他们倒是上心,只是那小子好像藏的挺深,不好找啊。”

              “行,我倒要看看这只大黑耗子能藏到几时。”

              而与此同时,宋北云已经通过妙言提供的暗道回到了自己租的宅子里,一眼就瞧见不少工人正在搬运家具,再往里头走两步却是见到了巧云正在那指挥张罗。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巧云的腰原地转了好几圈,惊得巧云连连呼喊。

              “巧云姐你回来啦!”

              “你先放下……先放下。”巧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抱着,羞得满脸煞红:“可莫要失了仪态。”

              宋北云嘿嘿一笑,在巧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那我才不管,你可是我巧云姐呢,管他人作甚。”

              巧云又是羞又是甜的,但却还是强行转过了身子,可这刚一转身却刚好被这个死东西给抱了个满怀。

              “让我好好瞧瞧我巧云姐,这一路都辛苦的呀。”

              宋北云的手慢慢往下滑了一点捏了捏:“都瘦了许多。”

              巧云往前躲了躲,但终究是没能躲过去:“再不松开,我可要生气了……”

              看到她当真是要恼羞成怒了,宋北云连忙松开了手,但却还是握着她的腕子说道:“多谢巧云姐亲自送红姨去南昌府啦。”

              “这算个什么。”巧云被牵着手,倒也是不挣扎:“再说了,若是不看着红姨安顿下来,我也不好走开的。毕竟是小姐的吩咐……”

              宋北云凑过去,离她的脸不过十厘米:“只是小姐?”

              “嗯……”巧云低下头:“是呢……”

              “不说实话,那我就要看看你吃没吃饱饭咯。”宋北云继续凑上去在巧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说不说。”

              “还……还因为你……”

              ”这才乖嘛。”宋北云张开手抱住了巧云:“巧云姐最好了。”

              “快松开……小姐马上就回来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等闲三五个大汉根本近不得身的巧云被搂着之后整个人都显得娇弱无力的,别说反抗挣扎了,就连推都没推一下,甚至宋北云悄悄的占上些小便宜她也都权当没感觉到。

              “巧云姐,你知道吧,这世上只有你和俏俏是我想娶回家的。”宋北云凑到巧云耳边说:“所以你等着,我肯定是要把你带回家的,谁来说都没用。”

              说完这句话,其实宋北云是可以感觉到巧云身子的颤抖的,就情绪十分高亢激动的那种,但她却到底是年龄大一些,所以也并没有太过于表现出来,只是反手轻轻尝试了一下抱住宋北云的腰,最后才用力的抱住,力气还挺大的那种。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咳嗽声,巧云就像触电了一般跳了开来,低着头红着脸朝后面鞠躬:“小姐……”

              “你这贱人又在占巧云姐便宜。”左柔走上前一脚踢在宋北云屁股上:“混账!”

              “那……”宋北云朝她张开手:“你也来抱抱?”

              “老娘吐了!”左柔往后退了一步:“我就是抱狗也不抱你呢。”

              巧云见他们又开始斗嘴,连忙走上前说道:“这大件的东西昨夜就运出了,剩下一些细软就由俏俏带来,她与匡公子下午就能到了。”

              “嗯。”左柔点了点头:“巧云姐你也辛苦了,刚从江南西过来,如今又要来回奔波,都怪这死东西。”

              巧云抬头看了一眼宋北云,那小眼神流转的,盈盈带春色,不过等她转过头时却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不打紧的,北云的事倒也是份内的事,他也常帮小姐。”

              “你啊……”左柔走过去挽住巧云的手:“就是对这混账动了心了,行了行了,等我的事解决了,我就把你送他好了。”

              宋北云眉头一皱,用力咳嗽一声,左柔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闭口不言,站到了一边。

              而巧云当然知道是什么事,她抿着嘴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样子娇俏的很,但明显可以看出来在知道自己大概率不用陪嫁去王家之后,她整个人都开朗了起来。

              “是啊是啊,我就是喜欢巧云姐,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还得和巧云姐生好几个孩子呢。”

              巧云哪吃得消这个,一跺脚就钻进了屋里,反倒是左柔慢慢走到宋北云面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你要是敢欺负巧云,我就打你个半死不活。”

              “有你欺负就够了,犯不着欺负巧云姐。”

              左柔又气又好笑,她揪住宋北云的领口作势就要打,而宋北云则挑起她的下巴:“你敢揍我,我就看着你嫁到王家去,到时候还给你随个份子,大礼哦。”

              “你……”

              在左柔被他气半死的时候,外头慢悠悠的走进来一个人,一身富家公子打扮,手中拿着一柄泪竹骨的折扇,唇红齿白的。

              “这不是郡主吗?”宋北云侧过头:“你不是禁足了么?怎么能跑出来的?爬墙啊?”

              “去去去,谁跟你这皮猴子一般,我可是正大光明从大门口里出来的。”郡主走到小院里,左右看了看:“这地方虽是有些寒酸,但多少也有些雅趣。”

              “少酸溜溜的。来,跟你们说个事。”说完松北云拽着郡主的袖子搭着左柔的肩就来到了后院。

              “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嘛。”郡主一边说着,一边甩开他的手:“小生可没那断袖分桃的癖好。”

              宋北云一屁股坐在石凳上

              郡主这嘴巴虽硬,但身子实诚的很,她第一个走上去剥开奶糖外头的纸将奶糖放进嘴里,等吃到味儿之后,她立刻就雀跃了起来:“这个好吃!”

              而左柔嘛,她本身就是个家族性的甜食控,吃到这新鲜东西自然也是眼前一亮:“还有吧?掏出来。”

              “那可不成,剩下的是巧云姐和俏俏的,不能好东西都让你们占了啊。”

              嘴里含着糖的郡主噗嗤一声就乐了出来:“你倒也是雨露均沾,若是不知实情的,还以为你这是给正妻平妻分东西呢。”

              左柔翻了个白眼:“胡说八道。”

              郡主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连忙改口道:“兄弟,你让我们到这后院来是有何贵干?”

              宋北云上下打量着男装打扮的郡主:“你还挺入戏啊,傻子都知道你是个女人好吧,你看你前面那肉,你低头能看到脚面么你?”

              左柔弱弱的说:“我能……”

              “没问你。”宋北云把玩着郡主的扇子,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你们跟金家熟不熟?”

              左柔还好,郡主是个顶聪明的人,她一听就知道这里头有猫腻。这段时间的接触以来,她多少还是摸清了一些宋北云的秉性的,他几乎从不打听人家,更是对金钱地位没什么兴趣。

              这个人有趣就有趣在这里了,瑞宝郡主太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了,整个大宋比她地位还高的女人不超过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太皇太后算一个、皇后算一个、自己母妃算一个,再往下就是她了。

              毫不夸张的说,得到她的人就等于得到了一切,毕竟福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未来有一天也许父亲的权势不能留存,但荣华富贵该有的一点都不会少。

              可是宋北云这个人感觉就是满不在乎,甚至连假装欲擒故纵都不像,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和一个婢女搂搂抱抱,这就是打心眼里没有考虑过自己的。

              所以瑞宝特别喜欢跟他玩,因为他无欲则刚嘛,她就喜欢刚的,越是能在各方面碾压她,她就越开心,而且越是跟他一起厮混就对那群酸腐的臭书生们面目可憎。

              所以当宋北云提出金家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并不是他要趋炎附势而是要搞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郡主跳起来抢答道:“熟的很,这金家在庐州府里也勉强算是大户了,虽是还没到那目无王法的地步,可也是差不多了。只是他家为朝廷贡献颇多,家中也有一二品大员在朝中做官,所以忍也就忍了。”

              “福王殿下也要忍?”

              “那自是不用,一刀砍了他们又能如何?”郡主一脸傲然的说道:“只是他们不敢沾染王府,看在钱的份上,父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说罢,她探出身子凑到宋北云面前:“怎么?他们得罪你了?”

              宋北云悠哉的翘起二郎腿,咧嘴一笑就把金家在找他的事告诉给了郡主和左柔。

              事倒也不是大事,但被这么一帮子人惦记,情感上有点难受,而且他之前就说过了,金家再找麻烦就让他们鸡犬不宁。

              既然他们把宋北云说话当放屁,他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毕竟好不容易重活了一次,凭什么受人家的窝囊气?

              “还有这种事?”郡主的手指在石桌上轻轻划着圈:“有意思有意思,让他鸡飞狗跳就看看怎么个跳法了。”

              左柔靠在旁边说:“下午我让巧云姐点几个人,杀到金家去,拆了他门前脸面、砸了他祖宗牌位。”

              “小碗儿……”宋北云握着左柔的手:“答应我,一辈子这么蠢下去好吗?”

              左柔一拳打在宋北云胸口:“我可帮你呐!”

              宋北云摇头道:“知道你帮我,可是真的这个方式,你还不如找个法子编个谋反的罪名让福王殿下带兵去把他家给抄了呢。”

              “妙啊!”左柔拍手叫好。

              “妙个屁。”宋北云长叹一声:“小碗儿,宝贝儿!能不能像个大孩子一点?这金家是什么?”

              “是什么?你叫得好恶心……”左柔撇撇嘴:“莫要如此恶心人。”

              “他金家就是朝廷养的一头猪,每年都要靠他下几个猪崽子补贴家用,等到哪天他下不出猪崽子了,朝廷就一刀把它宰了,分而啖之。这一刀迟早是要砍,但谁砍?我砍不得、你砍不得,就算是福王都砍不得。”宋北云用力的拍了拍桌子:“能砍的只有朝廷!其他人动了手,你让今上怎么想?除非福王殿下要谋反,否则这个金家只能圈养在这里,看得摸得杀不得。”

              郡主在旁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宋北云,方才那话虽说是有些糙了,但细细咂摸起来这可不是那无名之辈能说出来的话呢。天下人都知这金家家大业大,却不知这金家归根结底不过是朝廷的一头猪罢了。

              自小长在帝王家的郡主也是请教了父王才明白这个道理的,现在这里却有个布衣白丁张嘴就来,这让她兴致盎然。

              “你打算如何?”郡主眼里全是因为兴奋而产生的光彩:“说来听听,我与小碗儿又该干些什么?”

              这三天都会单更,因为总体说来是要卡爆头线,25万字上架。如果在月尾不上不下的,极难受。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42xs.com